一個35歲中年女人的感悟:夫妻感情好不好,「床上」就能見分曉,3個現象預示婚姻即將破裂,千金難買早知道

張愛玲曾在《半生緣》裡寫道:

中年以後的男人,時常會覺得孤獨,因為一睜開眼睛,周圍都是要依靠他的人,卻沒有他可以依靠的人。

其實,中年以後的女人亦是如此。

就像明慧,一次酒後,她借著酒勁問我:「是不是每一個中年人的婚姻都這樣,孤獨、無解。」

「夫妻做久了,完全可以把雙人床賣了,改成上下鋪,你就是我睡在上鋪的兄弟。」

脫口秀界曾有一對有名的夫妻,程璐和思文,他們經常把[夫·妻·生·活]作為調侃的素材。當思文用半調侃、半無奈的語氣說出這句話後,不少觀眾都把它當作一個梗,好笑之餘, 也確實精確地反映了一部分中年夫妻的婚姻狀態。

現實生活不是童話,結尾並不會停在王子與公主結婚的那一刻。再恩愛的夫妻,一生中都有100次離婚的念頭和50次掐死對方的衝動。婚後的雞毛蒜皮、相看兩厭、心生嫌隙,都與最初的浪漫甜蜜形成巨大反差。

更諷刺的是,就是一度笑稱把丈夫當成兄弟的思文,也是沒能把日子過下去——一年之後,思文以一句「現在是真兄弟了」,官宣離婚,那是他們結婚的第七年。

儘管程璐和思文有著浪漫主義色彩的相遇,夫唱婦隨共同創作的熱情,在外界看來他們各方面都很般配,倆人的婚姻就像是套在完美的殼子裡似的,可最後還是分道揚鑣。若說不愛了,難過的除了神色黯然的思文程璐倆人,恐怕還有哭喊著「再也不相信愛情」的吃瓜群眾們。

其實,一對夫妻過得好不好,婚姻幸不幸福,都有端倪。正如《蘇菲的世界》中說的那樣: 「一切事物都是在某個時刻,從無到有。愛是,恨是,在乎是,釋懷也是。」最直接的判斷方法,「床上」表現如何,一看便知。

1.從無話不談,到無話可說

很多人在分手後,會用「人生若只如初見」來感慨逝去的感情。回想初見,雙方雖然不瞭解對方,但還有通過頻繁交流、深入瞭解對方的欲望。

心理學上有一個「皮格馬利翁效應」,簡單講,就是當你以為自己遇到了真愛,大腦就會自動美化對方的形象,所以在你看來,對方的言辭舉動是遠遠超出你的標準的。

所以那個階段,雙方都會儘量展示自己好的一面,迎合對方。然而,這種狀態不會太持久,從科學的角度分析,當戀人們墜入愛河,分泌出多巴胺和苯基乙胺——這是人體自身合成的一種神經興奮劑,能讓人感到不知疲倦,充滿激情。但是這種分泌只能持續6個月至4年不等,平均不到30個月。

換句話說,三年之痛、七年之癢,蜜月過後的夫妻往往愈發清醒地發現,對方原來遠不如想象中完美。就像《婚姻的意義》中說的, 「我們從來不認識我們的配偶,我們只是自以為認識。即便我們當初找對了人,過不了多久,對方會變。因為婚姻這件人生大事意味著,我們一走進去,就不再是原來的那個人」。

疊加上中年危機,人到中年,不管是在家庭還是在職場,都是中流砥柱一般的存在,可偏偏中年人愈發體會到生活、工作和婚姻的不易,每天都是一地雞毛,整個人生中U字形的幸福值中,U字的最底端就是中年的歲月。

心情不好,就容易遷怒于家人,首當其衝就是伴侶,感覺對方陌生又無趣,沒有任何交流的價值,甚至說話帶著火藥味。下了班回到家還得照顧老小,到了夫妻僅有的獨處空間——床上,往日的無話不談也成了無話可說。

明明夫妻的距離就是一張床的寬度,卻背對背各自玩手機,直到睡去。 一張床仿佛是兩張拼湊而成的單人鋪,又像是兩個扮演著夫妻角色的人,在拍戲間隙休息了一夜,沒有任何交流,第二天又不得不扮演著同樣的角色。

這樣的婚姻算不上好,可這的確是很多中年夫妻的現實寫照。

2.從激情滿滿,到無性婚姻

婚姻關係是一種特殊的親密關係,建立的基礎在于兩人共同的分享和理解,而維護這種親密感,需要的是陪伴和包容。所以夫妻就是伴侶,陪伴在對方身邊,出現在對方的生命裡,讓彼此都從「我」,變成「我們」。

對于很多夫妻而言,過了蜜月期,婚姻就已經激情不在了,甚至連陪伴也不復存在。《喬家的兒女》號稱「人間清醒」的宋清遠,在開導喬一成時說過這麼一段話, 「老婆不是衛星,不是你放上去,時不時聯絡一下,就能運轉正常始終圍著你轉的。」

吐槽無比精准—— 現實生活中,確實有很多人就是把妻子當成衛星,總是缺席,偶爾遙控,還要求挺多。

就算中年人是所有年齡段中最忙的一批人,有族群中壓力最大、麻煩事最多的一群人,可一旦進入婚姻關係中,就需要承擔相應的責任,而陪伴就是作為伴侶最基礎的責任。白天忙,晚上總可以陪的吧?工作時間忙,總有節假日和週末可以陪的吧?就算不能陪著買菜做飯打掃衛生,「床上」總是可以陪的吧?

很多中年夫妻在幾乎所有方面都習慣性缺席,包括「[性☆生☆活]」。隨著年齡增大,以及身體狀態、心理因素、周圍環境、生活習慣、工作壓力等因素的改變,都會影響人[性☆生☆活]的頻率。根據[性.愛]頻率公式——[性.愛]頻率=年齡的首位數×9,即用自己年齡的十位數乘以9,所得乘積的十位數即為一個[性.愛]週期所持續的天數,而個位則為應有的[性.愛]頻率。

比如30多歲的男性,3×9=27,應該是在不影響身體健康和工作狀態的情況下,20天內可[性.愛]7次,大約3天一次。40歲大約5天一次,50歲大約8天一次,以此類推。但事實上,根據全國性學會副理事長馬曉年教授的調查,我國中年夫妻中有近一半處于無性婚姻的狀態。甚至對于某些夫妻,別說一個月一次,一年一次都算好的。

而「性」本身,對于感情的維繫十分重要,靈與肉的親密,缺一不可。俗話說「床頭吵架床尾和」,如果這張床上不再有溫情的擁抱,動情的親吻和激情的交融,那麼這種親密靠什麼維繫呢?

靠想象嗎? 過日子不是寫小說,真的把夫妻當成兄弟,少了親密關係的維繫和走心又走腎的交流,身心都會倦的。再說,兄弟可以有很多個,夫妻都是唯一,就算婚姻是愛情的墳墓,選擇婚姻的初衷也不是身心寡歡的修行,至少在「床上」,應該體現出夫妻和兄弟的區別。

3.從分床到分房,到分手

當同床異夢發展到一張床盛不下兩顆心的時候,分床——分房——分居——分手,像極了一套多米諾骨牌,倒下第一張,後面崩塌是遲早的事。

心理學上有個概念叫:彌漫性心理狀態,形容一個人的心境受到所處境遇的影響,呈彌漫性擴大,類似于「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

「床上」沒有溫情,會讓人感受到婚姻質量不高,進而在面對好事或壞事時都感覺無人可訴、無人可倚,莫名焦躁,整個人的心境都會是萎靡的。

最可怕的是,這種心境就像一種難以言喻的病痛,不足為外人道。想要獨自消化的時候,如果自己不夠強大,它就會慢慢吞噬著你,宛如一個黑洞。而如果自己想要強大,就需要跳出來,很多人會選擇逃避——就是從分床開始。

思文和程璐也一樣,分床後,發現夫妻並不是必須摟抱著一起睡,做兄弟也是一種新的夫妻形式。但是,沒人知道思文在調侃這件事的時候,比起來產出一個火爆全網的梗,更羡慕正常夫妻的平凡生活。

兄弟並不是連體嬰,也需要有自己空間的,所以接下來就是分房。夫妻的親密關係再一次隨著身心距離的擴大而淡化。分房後的夫妻就會感覺,衣食住行都跟對方沒必然同步性,與其說是夫妻,不如說是室友。如果條件允許,分居就是更自由的選擇,室友就變成了各自外出住房的人。

分居和分手的距離,也就是在一個結婚證上的倆人,什麼時候想清楚了,要開始新生活的距離。即使有一方想離婚,分居兩年之後也可以法律解決,絕大多數夫妻,也會在分居後不長的時間裡,想明白自己和對方是不是確實不合適。

今年已經35歲的思文就是如此。從分床到分居用了多久,她沒有告訴大眾,但是,接受採訪時她講過這樣一件事,分居後,程璐太忙了,連給他打電話的時間都沒有,思文一個人做完手術,程璐來看了她大概20分鐘就走了。 倆人客氣地就像探病和病人的關係,根本不像夫妻,思文也是那一刻覺得,程璐已然是個陌生人,這婚姻不要也罷。

我們不知道這是不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如果時間倒退,回到最初分床的那個時點,他們也許會更慎重一點。畢竟,結婚要找的是同床共枕的伴侶,而不是睡在他處的陌生人。

前蘇聯心理學家 瑟先科說:

「在決定離婚之前,有一段漫長的、痛苦的、艱難的思索理由的過程,即從個人的需要、利益、見解、價值觀的角度全面為自己的決定提出根據的過程。」

雖然我們出生在婚姻自由,離婚更自由的年代,但是誰不渴望能和另外一個人攜手終身呢?白頭到老,一生一世一雙人才是每個人渴望的婚姻,婚姻是靠兩個人經營,希望我們每個人都可以經營好夫妻關係,不要將夫妻變成「兄弟」。

關于婚姻,你有什麼想說的嗎?歡迎大家在評論區留言~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