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17年恩愛有加!妻子懷二胎後「脾氣火爆」 6個月仍猛增不減「夫難忍求失婚」:我願意凈身出戶

妻子胡亂發脾氣,丈夫無法忍受要求失婚,這樣的情節在現實生活中不在少數。

江春柳與丈夫崔大強結婚17個年頭,算起來也是老夫老妻了,兩人的兒子也快滿16周歲。夫妻倆平日里還是相當恩愛的,不過近日夫妻卻在鬧失婚。

緣由周邊的同齡人差不多都有兩個孩子在側,夫妻倆一合計,也準備添加一個二胎玩玩。可這時江春柳的年紀已經不小了,雖然還沒有到女性生育難的年齡,但如果想要個二胎,還是需要一定勇氣的。看到別人家的兒女成雙成對,最終江春柳還是給自己布置下了這個艱巨的任務,經過夫妻倆一頓操作,直到2021年底,江春柳才辛苦懷上了二胎。

懷孕不容易,養胎對于高齡產婦來說更不容易。一般情況下,女性懷孕期間都會抑鬱或者封閉,但懷孕之後的江春柳卻將自己的強勢發揮到了極致,顯得各種狂躁,不僅對崔大強的頤指氣使變本加厲,而且動不動鬧得家裡天翻地覆。

一開始,崔大強是各種的忍讓和安撫,希望妻子能夠平心靜氣,無論是在飲食上還是在睡眠上盡量滿足妻子,甚至還將正在上高中的兒子送到了爺爺奶奶家居住生活,就是為了保障江春柳能夠順利產下二胎。

可是這些只能改變一些皮毛,並不能減輕江春柳心理上的波動。但崔大強始終認為,只要自己小心伺候著,無論怎樣妻子應該也自己努力壓抑住情感和強勢,不能因為懷了二胎的各種作妖將家庭搞散。

但想法很豐滿,現實很骨感。江春柳可以算作一個特例,崔大強的屈尊並沒有讓江春柳意識到這是對自己的呵護,反而把自己懷上二胎當作一種捨身風險,覺得自己為這個家庭付出了很多,一切都是崔大強理所當然。

在這種想法的驅使下,丈夫崔大強的生活可想而知,用人間煉獄來形容也是毫不為過的。而這,也是崔大強最終想要失婚的導火索,畢竟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惹不起,難道還躲不起嗎?

時光如電,眼看江春柳懷孕已經6個月,崔大強認為妻子應該有所改變了,但結果還是事與願違。因為一次沒有及時滿足江春柳的要求,結果遭到了謾罵。這一次崔大強再也沒有沉默,而是和江春柳直面相對,指出了妻子的不足。

不說還好,受到平時綿羊般丈夫的指責,更是激發了江春柳的雷霆之怒,不僅對崔大強的謾罵變本加厲,而且還哭天搶地。已經被折磨得心力交瘁的崔大強也不甘示弱,反唇相譏,直到兩人都累得說不出話來才消停。

因為家裡沒有其他人來拆解雙方的心理疙瘩,雖然這一次勉強偃旗息鼓,但後期兩人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小吵,感情是越吵越生分。最終無法忍受的崔大強于2022年3月向當地法院提出訴訟,要求和妻子江春柳失婚。

按照失婚訴訟的相關程序,法院決定先組織夫妻雙方進行調解。或許崔大強已經是真的受夠了江春柳的蠻橫霸道,無論法官怎樣說和,他依然不為所動,堅持要求失婚,並表示只要能失婚,他願意將所有財產劃給江春柳,自己凈身出戶。

崔大強的這種說法看起來並不是一時氣話,而是實在無法忍受江春柳的心理折磨才出此下策,也有一種鐵板釘釘的氣魄。可江春柳看丈夫堅持要失婚,頓時一掃往日的強勢,痛哭流涕表示不願意失婚。

要說夫妻哪有隔夜仇,況且已經相濡以沫十幾年,江春柳還懷有身孕,若不是江春柳太過強勢,溫順的崔大強也不可能以失婚來表示自己的反抗。懷上二胎,原本是一件喜事,怎麼到後來就演變成一場夫妻反目的悲劇呢?

從崔大強失婚訴訟的本質上來看,雙方主要還是因為性格、脾氣難以融合產生的矛盾,且江春柳正處在孕期之內,這些情況對于男性來說是應當克服和容忍的,雖然雙方有所爭吵真是十分忤逆,但不能認定為雙方感情破裂。

從崔大強的表現來看,在提出失婚訴訟之後表示願意凈身出戶,把所有財產留給江春柳和孩子,另一個角度反映崔大強對江春柳以及這個家庭還是有感情的,並不是對江春柳恨之入骨。

2022年4月,在法官的極力勸說和教育下,崔大強意識到自己的衝動,同意今後好好經營感情維繫家庭。據此,法院依法駁回了崔大強的失婚訴請,並建議江春柳從心理上做一些調整,把自己強勢的性格收一收,這樣對胎兒也有好處。

女性朋友在妊娠期因為各種壓力和心理折磨,脾氣難免見漲,這時候丈夫忍不住也得忍。特別是生育二胎的孕婦,丈夫應該更有應對經驗,如果和妻子發生爭執,甚至要求失婚,這樣不僅會受到社會譴責,而且法律上也是不允許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