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寶住院,媽媽消失,爸爸含淚用30斤磚壓住孩子的身體,兒子哭著叫:爸爸求求你放開我

"爸爸,求求你,放開我!"在河南周口燒傷醫院病房裡,年僅5歲的男孩余乘銀哭著求爸爸拿下腿上的磚頭。來自雲南的餘乘銀燒傷已經兩年多時間,經受過22次植皮手術,家裡負債累累。這兩年,爸爸余靜永獨自一人背著孩子輾轉求醫,結果不僅妻子跑了,連自己的父母也要和他斷絕往來。為了讓兒子康復,爸爸「狠心」地孩子腿上壓上磚塊。(圖片來自東方IC)

病床上,餘乘銀下半身全是燒傷留下的疤痕。爸爸余靜永小心地將幾塊磚壓在他小小的腿上,劇烈的疼痛讓小乘銀忍不住尖叫。但是"狠心"的餘靜永顧不了這麼多,不斷地安慰、勸說。當小乘銀一陣哭鬧慢慢熟睡的時候,爸爸余靜永默默留下眼淚。圖為爸爸將磚頭放到小乘銀腿上。(圖片來自東方IC)

32歲的餘靜永來自雲南紅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建水縣農村,雖然家庭並不富裕,但父母和兩個孩子,一家六口過著相對幸福的生活。但是,在2016年7月28日,因為兒子被嚴重燒傷,寧靜的家庭生活被打破。圖為爸爸將磚頭放到小乘銀腿上。(圖片來自東方IC)

餘靜永那天外出有事,妻子在忙完農活後回家做好午飯,出門叫他回來吃飯,就留孩子一人獨自在廚房,沒想到一會兒功夫,廚房裡就傳出了孩子的哭喊聲。當他和妻子聞訊趕來,孩子褲子上全部都是火,廚房裡的火焰也竄起一米多高,他們趕緊把火撲滅,迅速將孩子送到當地衛生院。圖為病床上燒傷的小乘銀。(圖片來自東方IC)

由於燒傷嚴重,小乘銀被轉州醫院,在州醫院經過搶救治療,度過休克期,隨後轉昆明市兒童醫院。至此,餘靜永背起兒子,開始了長達兩年的求醫之路。從2016年7月28日孩子燒傷至今,小乘銀先後接受了22次植皮手術。孩子在昆明7個月治療期間,都是餘靜永一人獨自陪著孩子,跑前忙後。(圖片來自東方IC)

小乘銀患病入院後一直很堅強,在經過搶救清醒過來時也沒有聽到他喊疼,沒有見他掉過一滴眼淚。可當余靜永看到孩子滿身傷口時,心裡如刀割一般疼,他不知道孩子怎麼那麼堅強。餘乘銀燒傷已經兩年多時間,經受過22次植皮手術,家裡負債累累。這兩年,爸爸余靜永獨自一人背著孩子輾轉求醫,結果不僅妻子跑了,連自己的父母也要和他斷絕往來。(圖片來自東方IC)

餘靜永全家收入主要依靠玉米和辣子,勉強解決溫飽。隨著孩子治療的深入,債務越來越多,孩子的爺爺奶奶主張不再給孩子治療。妻子因為不堪重負,於去年6月24日半夜離家出走,失去聯繫,自己父母也要和自己斷絕關係。為了孩子,余靜永愁白了頭,現在孩子只靠他一個人照顧,而自己一分收入都沒有。圖為父子倆在醫院走廊裡休息。(圖片來自東方IC)

余靜永知道,妻子為何要離他而去,父母為什麼要和他斷絕關係。小乘銀的燒傷給這個家庭帶來的負擔太大了,花掉一百多萬,欠債50多萬,不是任何人都能夠扛得住。其實,餘靜永也可以選擇放棄,可他是父親,他不忍心孩子變成一個廢人,哪怕還有1%的希望。(圖片來自東方IC)

不久前,小乘銀做了植皮手術,因為腿上術後疤痕增生,為了不讓乘銀像去年一樣因為疤痕腿伸不直,爸爸余靜永找來了30多斤的磚頭,用紗布緊緊綁在一起,重重地壓在乘銀的腿上。(圖片來自東方IC)

每次壓腿,孩子都疼得大喊大叫,但餘靜永卻不敢搬下來。就這樣日復一日,為了能讓他康復,狠心地一次又一次將磚塊壓在他的腿上。圖為每次壓上磚後,小乘銀都會哭著喊疼。現在,餘靜永每天他都要給孩子壓腿、做康復、抹藥,將自己最大的耐心和溫柔給了自己的孩子。然而讓餘靜永頭疼的遠不止這些,最近小乘銀又要做手術了,但是,接憧而來的催款單,讓他愁眉不展。(圖片來自東方IC)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