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兒子長得像學校男老師,丈夫執意去做親子鑒定,結果出來后,妻子崩潰大哭

親子鑒定中心出現了 一對奇怪的父子,四十幾歲的中年男子和十幾歲的男孩,他們已經來了好幾天,但每次都只待在門口徘徊,沒有真正鑒定,兩個人大手拉小手,來來回回的踱步。

工作人員上去交涉后,男子也支支吾吾地說不清,只言片語間,只能聽到 「兒子跟我長得不像,跟他像!」

媽媽,我們不要爸爸了

隨著采訪,揭開了事情的真相,沒想到竟然如此荒唐。

這個男子名叫秦志楠,他身邊這個小男孩就是他12歲的兒子剛剛。

來這里的每個人都對父母和孩子之間的血緣關系存在著懷疑,他也不例外。

雖然兒子叫了他12年的」爸爸「,但在他的心里對這個」兒子「充滿著懷疑 :這到底是誰的孩子?

既然如此,為什麼不進去做鑒定,反倒在門口徘徊呢?為了解開層層迷霧,記者跟隨秦志楠來到了他家。

秦志楠的妻子汪露,顯然對丈夫的做法并沒有感到震驚,更多的是無奈和失望。

汪露說自己這 12年來,一直忍受著丈夫對她的無端猜測,非說兒子剛剛不是他的親生骨肉,一次兩次也能忍受,可是長達數十年的懷疑真的讓她心寒了。

每次丈夫都要做親自鑒定,但是最后不做的也是他。

汪露巴不得早點做了親子鑒定,還自己的清白。

家長里短,發生爭吵是在所難免的,可是每次無論因為什麼原因吵架,丈夫總是借著兒子不是自己親生的這個由頭,指責汪露 不守婦道,辱罵她 不檢點之類的,不堪入耳的話太多了。

言語的凌辱還不足以讓汪露徹底心涼,有時候丈夫氣極了還會動手。

她還記得 丈夫第一次動手時的場景,雖然事情已經過去了好幾年,但是對她造成的心理傷害讓她難以釋懷。

那時候,眼看著兩人的爭吵升級了,汪露氣得都想失婚,她真的受夠了秦志楠,就在她給家人打電話的時候,秦志楠當著兒子的面,沖上去搶回了手機,狠狠砸向了地面。

手機摔得支離破碎,兒子尖銳的哭聲,丈夫再次沖上來揮舞的拳頭,都 讓汪露的心一點一點地往下墜。

男孩一般都比較晚熟,可那時候的剛剛已經懂事了,或許可以說 自打記事起他就已經比同齡男孩都懂事一些。

這必然和家里的氛圍是脫不開關系的, 兩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仿佛成了剛剛家的日常便飯。

年幼的剛剛不僅能看見母親被父親用盡言語羞辱的樣子和家暴的場面,自己也在承受著來自父親的不滿。

男孩原本就是活潑好動的,喜歡玩具是一件無可厚非的事情,但是剛剛卻鮮有幾個喜歡的玩具,因為 父親從不愿意為他多付出一點,無論是愛還是玩具,統統沒法從父親那里得到。

剛剛還特別討厭父親喝酒, 但凡父親喝醉了酒,就要在剛剛身上撒氣,哪看哪不順眼,剛剛也受夠了父親莫名其妙的情緒變化。

明明他什麼也沒有做錯,他還不過是個愛玩愛鬧的孩子,父親卻總對他態度冷淡,大呼小叫。

父愛是什麼,他不知道

「媽媽,我們不要爸爸了。」

這麼多年來母子兩人早已站在了同一陣營,相互依偎,扶持著,汪露是剛剛唯一的依靠,剛剛又何嘗不是汪露努力生活下去的動力呢。

但無風不起浪,蒼蠅不叮無縫蛋,如果真的什麼也沒有發生,為什麼秦志楠放著好日子不過,一定要萬般猜忌,鬧得家里雞犬不寧呢?而且總拿孩子的事情找茬?

屬相不合才是元兇?

沒有人會拒絕一段美好的婚姻關系,秦志楠也一樣,和妻子琴瑟和鳴,和孩子嬉笑度日,這才是正常家庭的主旋律,可是這一切不曾發生在他身上。

年輕時的秦志楠不是現在這樣一副小肚雞腸、愛計較的男人,那個時候,他意氣風發。

從小秦志楠的學習成績一直都很優秀,后來在90年代,成了 當地第一個本科生,就讀于一所農業大學

工作后的他依舊保持著優秀的個人能力,在一所中學任教, 教學能力也十分出眾,多次獲得嘉獎,是校內有名的 年輕骨干

可惜,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旦夕禍福。

2003年,秦志楠出了一場嚴重的事故,導致他的大腦受到了重創。

好在手術順利,只在他的頭部留下了幾個大小不同的疤痕,提醒著他這場突降的噩耗。

原本生活也該重新步入正軌了,秦志楠卻察覺了自己身體的變化: 不僅記憶力大大衰退了,就連脾氣秉性都變得與以前大不相同。

畢竟事故傷及了腦部,經過開顱手術后肯定不能與沒受傷前的狀態一樣,有變化也是在所難免的,活著就比一切都重要。

但是秦志楠顯然并不這樣想,因為這件事讓他的事業也受到了影響,他從教師崗位上退下來了,變成了學校里的一名 管理員

工作雖然變得比以前輕松了,可這并不能與站在講臺上的成就感相提并論,這讓他的心里產生了巨大的落差。

突如其來的事故,工作上的變動,都讓秦志楠覺得一切沒有那麼簡單, 因此他開始沉迷于迷信。

一件事情引起了他的警覺:當年他和妻子結婚的時候,妻子謊報了年齡。

汪露原本是生于1976年屬龍,但是結婚前卻謊稱自己是屬兔的,恰巧秦志楠本人屬狗,按生肖的相生相克來說 ,龍狗相克,他倆生肖不合,不能結婚的。

秦志楠說,早知如此他肯定不會娶汪露為妻的,事到如今果然得到報應了。

這些發生的不順肯定與妻子有關,都是妻子害了我。

秦志楠完全 癡迷于算命、迷信,大事小事必看黃歷,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就連自己身體不舒適,生病了都要看黃歷。

作為一位人民教師,不崇尚科學,反倒開始尊崇封建迷信,甚至達到了唯封建迷信是從的地步,實在愚蠢。

這只是秦志楠對妻子不滿的原因之一,真正讓他將懷疑的矛頭直指兒子的是另一件事。

陳年舊事,埋下了懷疑的種子

兩人結婚后,秦志楠為妻子找了一份工作,就在 學校的商店里當售貨員,這樣一來兩人也離得近些。

本以為兩人的關系會更進一步, 但流言蜚語卻比甜言蜜語來得更快一些

「聽說了嗎,汪老師竟然躺在汪露的床上,好多老師和同學都看見了。」

學校本身就是一個八卦爐,只要是發生過的事情,不出一天全校上下都會知道,這句話果不其然也傳進了秦志楠的耳朵里。

任誰被戴了綠帽子都會生氣,秦志楠找去和妻子對峙, 汪露表示自己太冤枉了。

當天早上,這位汪老師的課在第二節,又不想回宿舍休息,就詢問能否在商店里休息一下。汪露也沒多想就同意了,畢竟大清早地反正商店門也是開著的,自己身正不怕影子斜。

可沒想到就是這麼一個隨口答應了的事,害了自己十幾余年。

秦志楠最終還是沒有再過多計較,但這并不代表著他相信了妻子所說的,有些事一旦發生了絕不可能當成沒發生過那樣,心里總會有點小疙瘩。

隨著兒子剛剛越長越大,秦志楠的心里又泛起了嘀咕: 為什麼兒子越長越像學校的汪老師?

他在學校工作時,還經常能見到汪老師,一回想起兒子的那張臉,秦志楠的心里也備受煎熬。

雖然妻子一直都強調自己沒做對不起他的事,但 懷疑的種子已經種下了,并且在時間的發酵下,早已長成了參天大樹,如今只有親子鑒定這一把斧子才能徹底將它根除。

但是在親子鑒定門口徘徊了許多天,他還是不敢面對結果。

是親生兒子嗎?

事到如今,已經沒有辦法回頭了, 親子鑒定是唯一的方法,也是目前最正確的方法。

在節目組的勸說下,秦志楠終于鼓足了勇氣,和兒子一起坐在親子鑒定室的板凳上。

這一次剛剛卻退縮了,原本表情冷淡的他,在抽血環節 拒絕了鑒定,原來他并不像自己表現出來的那樣對這個結果不在乎,他也在害怕。

在拔下一根頭髮后,剛剛獨自一人走出了房間,坐在外面的臺階上一言不發,陷入了長久的沉默。

看著這個小小的背影,節目組忍不住發問: 「你怎麼看待他的這個決定?」

「我無所謂。」

短短四個字,讓現場的人也沉默了,他們知道此刻最大的受害者剛剛,他幼小的心靈正在承受一場風暴。

因為不管兩人存不存在親自關系,這件事對剛剛的傷害都非常大。

第二天,這份眾望所歸的鑒定報告就出結果了: 二人存在親生血緣關系。

明明是皆大歡喜的結局,汪露在一旁終于忍不住哭了起來,這些年所受的委屈在這一刻終于得到了證明。

面對鐵一般的事實,秦志楠心里五味雜陳,難道我真的冤枉她了嗎?

回想起這些年自己對妻子的謾罵,再看看如今這鐵錚錚的結果,對著妻子哭泣的臉龐,他終于開口了: 「對不起,我現在心結打開了。」

這三個字的重量還不足以換取汪露母子對他的原諒: 「不管你解不解開,你心結打開了,我心里不舒服。」

她現在不僅是在為自己哭,更是為她的兒子剛剛哭。

秦志楠也知道自己對剛剛的偏見傷害了兒子,小心翼翼地坐在放學回來的兒子面前: 「我是你爸爸,你會怪我嗎?」

「從小到大,你天天騙我,什麼時候給我買過我喜歡的玩具。」

那個假裝不在意的剛剛終于忍不住爆發了,這會兒正窩在沙發上一邊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又指責父親的不作為。

還好他們還是一家人,這個結果是最好的,他雖然有時候討厭爸爸,但不想真的失去他。

汪露將寫好的失婚協議書放在桌上,她已經決定好了,無論結局如何,她都要結束這段對三個人來說都是痛苦的家庭關系,第二天就要去民政局辦理。

秦志楠現在真的非常后悔自己的所作所為傷透了妻兒的心,因為自己的執迷不悟,對妻子的懷疑、不信任,失去了妻子和兒子的愛。

在經過他們的勸導后,汪露看在孩子需要在一個完整的家庭里成長的份上,表示可以暫時不失婚,但是必須分開住。

秦志楠知道一時半會兒肯定不能得到妻子和兒子的原諒,但只要還沒有失婚,他就可以補償兩人,為自己的糊涂買單。

他同意搬去學校宿舍住,這樣也可以讓妻子冷靜一點,沒有什麼比一家人的幸福生活更重要的了。

封建迷信無孔不入,害人不淺,千萬不能沉浸在其中。

秦志楠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明明是一個接受過高等教育的知識分子,生活帶來的不順竟然讓封建迷信趁機鉆了空子。

不僅傷害了妻子和兒子的心,他自己也不好受,家庭差點因此破裂,真是損人不利己。

如果當時汪露拒絕了男老師的請求,這件事也不會影響一家人這麼長時間。

我們控制不了流言蜚語的速度,但是可以控制自己的言行舉止,做好自己才是最根本的。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