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易得,真情難尋;婚外有情,餘生不寧」婚外情讓女人紮心的是“回頭”

電影《重慶森林》中有句臺詞:
曾經看到這句話時,並沒有給人多大的感覺,但隨著時間推移,慢慢經歷的多了,方才讓人感悟世上確實有很多人和事是會變的,尤其感情,能夠保持初心,真的很難。
亦如網上的這段話所言:
只是,情人易得,真情難尋;婚外有情,餘生不寧。
婚外情看似很誘惑,卻未必是件開心快樂的差事,一旦陷入,這三種紮心的姿勢,在劫難逃。

01

分手不難,難的是決定

張小嫻有句話:
他牽著你的情緒,攥著你的心,讓你放不下,忘不掉,一步一步沉淪;愛情謊言,被他編織成美夢,而你,深陷其中。
張愛玲,遇上胡蘭成,便註定她一生的愛情悲歌。
彼時的胡蘭成,有家有室,卻依然明目張膽,高調示愛;
彼時的張愛玲,有名有貌,卻依然為愛癡狂,寧願低到塵埃裡。
儘管胡蘭成很快離婚,與張愛玲締結婚姻,然而不到半年,他便另結新歡,琵琶別抱。
被丈夫親口告知已有新歡的張愛玲,不但沒有分手,甚至還用自己的稿費接濟四處逃亡的胡蘭成。
胡蘭成一句“歲月靜好,現世安穩”,張愛玲便賠上一生癡情。
似張愛玲這般事業有成的女人,離開男人並不難,難的是,無法決斷已付出的真心。
左邊是破碎卻嚮往的婚姻,右邊是深愛卻背叛的愛人,哪一個,都讓人撕心裂肺,痛苦難耐。
張愛玲曾說過:
多麼熱烈啊。
愛過的人可以離開,交出去的心卻再難收回。
那種卑微到骨子裡的愛情,總是讓人傻傻地相信,自己全身心付出的人,終會回頭。
然而,結局常常卻是“無言獨上西樓,月如鉤,寂寞梧桐深院鎖清秋……”
那個不肯回頭的人,終究不肯再回頭,與其恨他真情難守、傷春悲秋,不如果斷分手、斬斷孽緣。

02

回頭不難,難的是“善後”

三毛曾說過:
深以為然。
結了婚的人,往往倒過來,眼裡都是對方的缺點,自動忽略愛人的優點。入不敷出久了,愛情就淡了。
但人心總是躁動的,在平淡的生活裡,總會尋求一些不同尋常的安慰。
一心賺錢養家的陳俊生,便是這樣,工作累的時候,情不自禁地陷進解語花淩玲的溫柔鄉。
沒想到一朝事敗,既要補償妻子,又要安撫新歡,再加上父母和孩子,陳俊生才發現,一心照顧家庭的妻子,其實貌美心善;一直善解人意的情人,實則軟硬兼施。
進退維谷之際,陳俊生終於明白,再難的善後,也只能自己獨自承受。

張德芬說:
妻子滿足的,是男人對家庭的渴望與和諧;
情人填補的,是男人對壓力的釋放和空虛。
但欲望過後的收場,並不會盡如人意,夾雜在婚外情裡的,並不僅僅是三個人的難堪,而是兩個、甚至多個家庭的支離破碎。
進一步是對婚姻的褻瀆,退一步是對情人悔悟,無論如何善後,都是傷人傷己。
真正的愛情,是守得住初心,享得了繁華;管得住欲望,護得了家人

03

回歸不難,難的是重新面對自己

《我的前半生》中唐晶說過一句話:
想來的確如此。
一段婚外情裡,男人尋求的是激情,女人奉上的是真心。
走腎的人只有欲望,走心的人卻渴望愛情。當男人意識到女人想要更多,便會退縮回避。
《三十而已》中的許幻山便是如此。
當林有有處心積慮接近顧佳,甚至登堂入室時,許幻山崩潰了。面對妻子的質問,他滿心愧疚,再也無法坦然面對彼此。
智慧如顧佳,體面處理了丈夫的婚外情;放縱如許幻山,自作自受,自食惡果。
加西亞·瑪律克斯在《霍亂時期的愛情》裡寫道:
婚外情的男人,大多是為了追求新鮮感,一面標榜自己深愛家庭,一面又縱容自己私欲難填。
一旦扯下遮羞布,自私的本性便一覽無餘。
宮崎駿曾說:
顧佳之于許幻山,是她對他好;許幻山之于顧佳,卻不懂得她的好。
身陷囹圄的男人,雖然後悔,卻難以再面對懦弱的自己,和深受傷害的家人。
可這又能怪誰,自己做的孽,哭著也要咽下去!

04

佛說:凡事有因果,萬物有輪回。
一個人現在種下什麼因,就會在未來收穫什麼果。
感情亦是如此,你傷害了它,終有一天它也會讓你傷的體無完膚。
要知道: 感情不是遊戲,誰也傷不起;人心不是鋼鐵,誰也疼不起。

在婚姻生活裡,沒有誰的一輩子都事事如意,樣樣稱心,與其去婚外找刺激,不如在婚內求安心。
真正的幸福,從來都是,兩人一心,感恩常伴左右,慢慢煙火暮白首。

用戶評論